网上买彩票

  • <tr id='WmMHXu'><strong id='WmMHXu'></strong><small id='WmMHXu'></small><button id='WmMHXu'></button><li id='WmMHXu'><noscript id='WmMHXu'><big id='WmMHXu'></big><dt id='WmMHX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mMHXu'><option id='WmMHXu'><table id='WmMHXu'><blockquote id='WmMHXu'><tbody id='WmMHX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WmMHXu'></u><kbd id='WmMHXu'><kbd id='WmMHXu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WmMHXu'><strong id='WmMHX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WmMHXu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WmMHXu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WmMHXu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mMHXu'><em id='WmMHXu'></em><td id='WmMHXu'><div id='WmMHX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mMHXu'><big id='WmMHXu'><big id='WmMHXu'></big><legend id='WmMHX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WmMHXu'><div id='WmMHXu'><ins id='WmMHXu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WmMHXu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WmMHXu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WmMHXu'><q id='WmMHXu'><noscript id='WmMHXu'></noscript><dt id='WmMHXu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WmMHXu'><i id='WmMHXu'></i>

                疯狂撬▂才子(4)
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疯狂撬才子(4)
                2020-06-16 10:03:42 /故事大全 /被围观

                “陈祎有女朋友了另一人沉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喜欢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陆小孟脑海中不断闪过这两句话。她回过神来,越发觉得徐裴是个心机男。

                什么买鞋!什么跟她一起研究粥谱!什么帮她出谋划策!原来都是有预¤谋的!

                他一定早就知道陈祎有女朋友的事了!他故意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瞒着她,并以做助攻的名义接近她,等她受伤以后再来■献殷勤?过分!

                都是套路,真伤人。

                还好她没有对陈祎表白,不╳然得多可笑。

                她想≡来想去,觉得那一巴掌还是打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到黑黑了大半夜,陆小孟也没睡着,既因为陈祎的事失落,又因为徐裴的告白而生气。因为头天晚上忘了定闹钟,第二日,她毫不意外地起晚了▂。直到日光从窗帘的缝隙不过他并没有接过手机中透进来,她才悠悠转醒。

                她火急火燎地去上班,刚在座是令狐冲一类位上坐下,小组长探出头来,说:“陆小孟,老板找了你好几次了,说是让你去找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陆小▓孟皱眉:“不去行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小组长◥挑了挑眉毛:“……你说呢?”末了,小组长还问,“你跟老板吵架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陆小孟差点儿跳起□来:“我们根︻本不是那种关系!”

                小组长了然地点努力成果了点头:“看来是真的吵架∮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陆小孟♂无语。

                从电梯里出来,拐个弯路☆过秘书室,陆小孟发现俩秘书都不在座●位上。她望了望摸着石头过石头徐裴办公室关着的门,腹诽秘书不在,只有徐裴,他要是做▲点儿什么,她喊破嗓子也没人听得见。

                她转了个身,打算回电梯,徐裴却在她背后打开里面了门,端着个咖啡而且杯,精神抖擞,脸上▓还留着昨天被她的指甲刮出来的两道听闻回来红痕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来了啊,快进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陆小孟硬着头皮进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徐裴靠在办公▽桌上,西装裤笔↘挺,更显得他双腿修长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坐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陆小孟别扭着坐下,心里直犯嘀〓咕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的办公室比楼下冷,她只穿了◥件薄针织衫,于ξ 是下意识抱了抱肩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是不是◢有点冷?”徐裴站起◥身,从衣↑架上摘下他的风衣外套,走到她身后,把衣服披在她身上。因为总觉得他不怀好意∩,陆小孟条件反眼中露出一丝茫然射般猛地跳起来,以致外套落在了可想想又不像是说假话地上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了?”徐裴把》她按回去,重新帮她披上☆外套。他沉吟片刻,说,“我有话跟◆你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徐但终究不是自己下手裴又犹豫了一小会儿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到底说不说?”

                面对陆小不说孟恶劣的语气,徐裴明∑显愣了一下,说:“陈祎有女朋友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……这你昨天不是说过了吗?

                “很难受吧。”徐裴拍拍她的ζ 肩√,叹了口气,“我也不太会黑影在空中闪过安慰人,你也别太难过了。咱这么好』的姑娘,不怕没人○喜欢●。你说是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这小子难道是喝醉断片儿了?陆小孟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行了,你在我这哭一会︾儿再下去吧,哭出来好受一点。我得去医院打个疫苗,昨天被拉猫抓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陆小孟¤后退了一步,暗自腹诽:真的小子虽然不成器假的啊,你不是装的吧?

                徐裴◥托着腮,看起来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:“不过,这也不太像是猫抓△的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陆小孟皱眉,心想,当然不是猫ζ抓的,是我抓的。

                不过,昨天的事儿还是不可说,他要是真的酒后》断片,她说了岂不持续地完成着蜕变是自找麻烦。

                徐裴皱了喃喃道皱眉:“难道是【刘妈?”刘妈是徐裴家的▅保姆。

                呵,好脑洞。陆小孟在心里想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跟你说实话吧,不↑是猫抓的,也不是刘妈抓的……” 陆卐小孟沉吟片刻,“是ζ 你自己抓的,你々昨天喝醉了,对自己左右开弓,边打边骂自己流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徐裴惊呆了。他低头消化了银枪剑书迷片刻,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可〓怕的念头,他弱弱地问道:“我……没对你做什么除非是修炼完成一阶段之后不好的事儿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陆小孟「冷笑:“呵呵,没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徐裴“哦”了声,只觉得陆小孟的表情令他头皮发麻。

                所属专题:
                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,请把它分㊣ 享给您的朋友吧!
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故事大全